公司新闻

华扬资本企业成长与资本战略论坛流程

发布时间:2022-10-05 02:00:03 来源:im官网 作者:im登录

  2018年5月19日,2018企业成长与资本战略论坛暨第四届董秘俱乐部年会在深圳举办,犀牛之星作为本次活动的协办方,正对此次活动进行现场直播:

  李勇:2018年以来,IPO审核趋严,并购市场迎来好时机。请各位谈谈2018年的并购市场。

  王东梅:以证监会审核通过的案件数量来看,2015至2018年并购案件数量是呈现下降趋势的,2015年是并购的高峰。目前来看,并购风险挺高的,主要风险有三个,一是高估值带来业绩对赌失败的风险;二是并购形成的高商誉可能带来的较大的商誉减值;三是,上市公司有破产重组的可能。

  张冠峰:我先要跟大家说的是,并购并不高深,并购就是做生意,无非交易内容是企业的股权和公司本身。其次,并购在欧美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国内这几年的并购还是初级的,是科普阶段,未来并购会更复杂化、更成熟,要求会更高。另外,我觉得未来跨境并购会呈现三个特点:可能出现“小吃大”:海外并购可能会比较热:可能会出现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收购,龙头企业并购龙头企业。

  李佳超:对于跨境并购来说,2015和2016年是科普阶段,数据显示2016年跨境并购金额超2000亿美元。国外的某些技术可能更高,国内企业走出去,通过并购来获取核心竞争力也是可取的;另外,跨境并购因市场估值的差异,存在套利的空间。我认为,未来几年,跨境并购将成为热点,而且是回归理性后的热点。以吉利汽车收购戴姆勒为例,未来跨境并购市场可能会出现更多战略性的高瞻远瞩的并购案。

  李勇:前段时间中兴的事情出来后,大家对芯片领域的关注也很多,请杨总谈一谈芯片领域的并购情况。

  杨健:中国绝大多数并购以二级市场为主,尤其是有一些大体量的公司在参与,其实二级市场的并购很简单,但是有一些公司不愿意花费一部分钱去收购,其实我觉得这种并购有时候可能只是花了一点钱,但是能实现最大化的合抱效果,双方能更好地整合资源,优化产业链布局,并不只是说买它一个月或者几个月的利润。像现在对芯片行业的关注很多,我们做投资的一般会接触一个词叫风口,我有时候在想我们现在会不会高估了这个领域,不过我想IC行业可能是创投领域永恒的风口,因为芯片是一个基础性行业,它永远也不会过时。

  王东梅:我觉得变化主要有三点,一个是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今年第一季度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通过率大概是88%,当然,相比IPO的过会率来说,这个比例还算是高的;第二个是上市公司控股权交易,以前可能比例要达到5%才需要披露,现在可能低于这个比例也要披露,包括资金来源也会刨根问底,实控人情况也会刨根问底;第三个是国资控股上市公司的监管,这是昨晚新出的一个政策,此前,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事项基本按照国有资产分级监管原则,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和地方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分别进行审核,仅涉及国有股东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事项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统一负责审核,但这次调整后,地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事项,将全部交由地方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负责,相当于是权利再次下放,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很利好的举措。

  张冠峰:其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很多行业都差不多是这样的轨迹,一开始会相对开放,但是慢慢地会出现一些问题,然后监管层再针对这些问题做了政策收紧,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其实像九几年的时候,股市有一段时间是比较好的,但是后来出现了问题,包括像证券公司挪用保证金,甚至做庄啊,各种问题开始暴露出来,然后2005年的时候就开始了强监管,后来06年、07年的时候又经历了一段牛市,结果08年金融危机出来了……所以现在来说,相当于监管层的复盘阶段,看看哪些是有问题的,哪些是需要改善的,像我们年纪大了,就会发现一直以来有好的时候也有坏的时候,所以并不担心。

  我觉得监管层对并购一直是支持的,除了之前除了借壳的监管政策,因为炒壳实在是炒的太过了,所以监管口收紧了。并购嘛,就是买卖、交易,你首先目的要单纯。就像是去相亲,你是真的奔着结婚去的,还是为了一夜情,如果你是要结婚的并购,那监管层肯定是支持的,但你如果是为了搞利润,心思不纯,这种肯定是不行的。

  中国的IPO就像是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就为了拿到一张门票,并购不一样,并购就是买卖。为什么说并购是投行皇冠上的明珠呢?我觉得并购首先要看商业逻辑存不存在,确定双方有并购意向;有这个意愿之后,第二点要做的就是怎么落地,要做方案设计,这部分会比较复杂;第三才是取得监管层的同意,这样来看,监管虽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并不是唯一的因素,甚至我们觉得方案设计跟监管是同等重要的。

  王东梅:新三板肯定是一个并购池,这是毋庸置疑的。在这里我就不说从新三板寻找并购标的的好处,我来说说不好的地方吧。首先,新三板公司在挂牌期间会进行信息披露,但新三板公司的披露规则和证监会的不一样,可能会涉及到追诉调整;其次,新三板公司可能存在三类股东问题,在IPO过程中,三类股东是个比较大的障碍,在并购中也会带来一些麻烦;最后,新三板公司毕竟是股份有限公司,在并购重组中,要先变更为有限公司,再进行下一步操作,会造成一些问题。

  杨健:不仅仅是在芯片领域,其他领域,新三板也是一个投资、并购的池子。对芯片行业来说,关注度比较高,这也会促使市场和资金更多地关注芯片行业。我觉得芯片行业能跑出上百家上市公司,目前上市公司中芯片企业不多,以后会有更多的隐形冠军跑出来。

  张炯:我觉得新三板能够把上万家企业聚集在一起,并让这些企业完成信息披露,这是非常重要非常好的。但在并购中,新三板公司也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刚刚说的要摘牌变成有限公司,这会形成一些技术性问题。

  刘卫武:大家好我是犀牛之星CEO刘卫武,很荣幸受咱们华扬资本老黄的邀请,担任本次圆桌论坛的主持,今天到场的全是大咖,有我们东方富海高级合伙人梅健梅总、温氏投资股权投资业务负责人孙德寿孙总、澳银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晋李总,以及光毅资本董事长林洪生林总,那今天我们第一个问题是,大家今年都关注哪些热点或者行业?其实上一场论坛可以说是帮助企业临门一脚,而我们则是推动一些企业前行,发现一些有潜力的种子,浇灌它们陪伴它们成长,那么大家都在寻找什么样的种子呢?

  孙德寿:我们其实不太会去追热点,更多的是看趋势,我们目前观察到的趋势有两个,一个是消费升级,比如说吃,大家今天对饮食的追求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第二个是强国战略所必须的,比如军民融合,包括像智能制造、芯片等,其实我们2018年主要在看环保领域,像污水处理,农村绿化,生活垃圾,城市固废,微废处理等,就像之前说的,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在这个领域,我觉得会有很多机会出现,再比如说农村的垃圾分布式处理,还有一个电子工业废水的处理,以前工业废水可能就是偷排,甚至跨省偷排,但现在监管层对这个就很严了,可能还会被判刑,所以这个领域需求现在会很大。还有就是2025智能制造,这个事情我觉得不管出什么政策,对于我们国家走向强大都是必须要有的。

  梅健:我们认为以创新为导向,看这家企业有没有核心竞争力,这个很重要,像锂电池、新能源这些领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

  李晋:我们对风口其实是比较警觉的,我觉得投资我们主要看重两个点,一个是均衡,包括风险和价值的均衡,投前和投后的均衡;另一个是差异性,主要是关注同行业企业的差异性,尤其会投资医药、医疗、TMT等领域的技术见长的企业。

  林洪生:对未来一个产业做判断,在中国至少要提前五年,所以我们要投某个产业,会看它未来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是不是都有成长空间,我们在2016年前投了大量的模式创新的项目,现在我们会重点投资技术创新,像硬科技,美国把芯片一断,中兴就停产了,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我们主要看机会在哪里,关注更多的市场化机会,我们的投资策略不是套利型的,如果已是处在半山腰就不投。

  孙德寿:资管新规对我们温氏投资没什么影响,我们温氏比较稳健,是做长期的价值投资,我们的资金都是自有资金,对我们的资金来源没什么影响。但我觉得整体来说,资管新规对投资机构是有利的,因为以前企业对于资金的期待很高,现在新的资管新规,企业的期待也降低了,知道市场上的资金减少了,估值也比较合理,价格比较合理,所以对我们做长期价值投资的机构来说会比较有利。

  梅健:对我们需要从外部募集资金的机构来说,是有一定影响,但没有受到冲击。

  李晋:资管新规对于头部及后来是很有利的,市场上的资金虽然少了但是会更多地流向头部优秀投资机构。

  林洪生:我觉得资管新规对于私募机构是利好,不能承诺保本保收益的情况下,银行的年化收益率可能只有10%到20%,到私募机构的年化收益率可能有60%到70%,这样的话,投资者会把钱投给谁显而易见。

  孙德寿:我觉得新的IPO标准不应该成为常态,行业好,自身基本面好的企业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可以过会的。

  孙德寿:对我们温氏的投资没有太大的影响,我认为企业成长性的高低和规模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主要关注企业所在的行业、企业的商业模式、核心竞争优势等。

  梅健:IPO新标准和减持新规一定程度上会拉长私募机构的退出周期,可能会使一些需要钱的实体企业拿不到钱。

  李晋:我同意梅总的观点,IPO新的财务标准可能对一些中小企业造成伤害,但是对投资机构影响不大,很多成熟一点的投资机构早就经历过这种阶段,已经知道怎么度过。

  林洪生:证监会认为的独角兽和我们认为的独角兽不太一样,证监会认为的独角兽已经是大象级的,应该更多地将小独角兽扶持成大独角兽。

  孙德寿:物以稀为贵,市场第一个CDR关注普遍会高,我认为要看淡政策,不要凑热闹,国家出台政策的目的主要针对某一地区,某一阶段特定的项目实施的,应该看清国家政策具体的目的

  李晋:我也不关注新概念,我们比较关注具体成长性的初创企业,因为初创企业风险很大,所以也需要政策的扶持

  林洪生:我觉得证监会应该去制度创新,更多关注IPO发行,再融资,退市制度等

  胡春:在整个资本市场的大格局下,目前对于IPO的监管和理念发生了哪些变化?

  潘志兵:IPO其实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它现在第一个特点是严,过会率很低,发审委以来,过会率已经创新低了,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慢,以前我们中金公司会听到各种催报材料的声音,我们以前的目标一周可能要报十家,但是现在大家也看到一周上会的也才三四家,能拿到批文的也就一两家,我初步估计今年一年能过的可能100家不到。

  周燕:昨天晚上大家可能有注意到,证监会发言人说我们目前对于IPO审核的标准并没有变,只是从严了。这个其实是针对前段时间市场上的一些传言做了澄清。刚刚潘总说到现在报会的企业已经很少了,我们从法律这个角度来讲,除了独角兽,其实现在的IPO对中小企业来说,在法律层面的要求也严了很多,比如说资金占用问题,像以前如果你后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只要你公司体量够大,也还是会过会,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过会的可能性很低了。

  陈志刚:刚刚潘总说了现在IPO的特点是严和慢,这个理念是否正确,我们也只是从微观的角度分享了一下我们自己的看法,我觉得IPO的严,以前是严格,现在是严酷。但是另一方面,我是觉得IPO会越来越快,尤其是在独角兽这个因素消除后,其实在去年的金融经济会议上,监管层就提出了要服务实体经济,提高直接融资的比例。

  潘志兵:排队企业不符合标准的不如先撤,这样,堰塞湖通了之后,从报材料到过会拿批文上市只要6个月是有可能的。

  周燕:目前ipo慢主要是受独角兽企业影响,如果这个阶段过去ipo进程将加快

  陈志刚:ipo上会最受关注的点有三,一是注重细节,披露的数据越来越细,越细财务数据越容易出现数据打架的情况;二是,注重真实性,真实性与业务逻辑挂钩;三是延伸性,从上市公司延伸到董事长、董监高的流水审查,从上会企业延伸到客户,供应商,以前只要发函现在现场走访,从上会企业延伸到供应商审查。

  陈志刚:被否的最主要的三个财务指标:毛利率、利润增长远远高于收入增长、财务规范性不达标如资金使用规范性。

  周燕:我觉得比如说资金占用、无实质交易的商业汇票、关联关系也都是会被重点关注的内容,但归结到根源上其实就是企业的真实性,比如说一些新三板转板企业,在信息披露方面,要保持一致性,在报告期内要朝着严格的目标去规范。

  胡春:总之,真实的美才是真的美。接下来的问题是,现在去报IPO,对于业务和行业有什么样的要求?或者我再细分一点,就是目前哪些行业不建议去IPO?

  潘志兵:其实现在中小企业去IPO会被“歧视”,我的建议要想好到底适不适合去独立IPO,主要从三个方面去考虑,第一是概念好不好,第二是有没有一定的规模,第三是规范性。所谓概念就是有没有核心技术或者优势,比如说有什么核心专利,说在市场上占据着龙头地位;第二个是规模,老实说昨天虽然有这个答记者问,澄清了市场上那些3000万、5000万、8000万的传言,但其实为什么要有这个回答,之前已经有两个证券管理办法了,为什么又要有窗口指导,这个是不是涉及到有法不依,会不会因为有这种质疑的声音所以才出来澄清,所以这个东西有多大的可信度,我们也不知道;第三个,刚才陈老师和周老师也说了这个规范性的问题,比如说财务不规范,有家企业是17年上会的,但是它的报告期是2013年、2014年、2015年这些,你想想2013年那都多久以前了,所以这个规范性要加强,我觉得企业至少要80%的规范度才可能被接受。总的来说,中小企业如果想在IPO胜出,还是要慎重一点,不然的话还不如和一些上市公司并购。

  胡春:以前的话,一家企业想要过会的话,整容可能不行,但化妆可以,但按潘总的意思,现在可能化妆都不行了,要素颜才行。接下来我问三个问题:

  第三个是像刚刚周总说的资金占用或者关联交易,如果钱已经付出去了,应该怎么办?

  潘志兵:我了解到的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像有些企业它利润没到5000万,我们建议它撤,但它坚决不撤,后来就说要来查它,它说那就来查吧,后来就没结果了,当然也有一些没撤但是过了的,总的来说,要不要撤,看运气。

  陈志刚:从功利角度来看,我们很少服务新三板,我认为现在大规模摘牌很正常,与以前挂牌的火热形成一个很好的对比,可以把投机分子洗出去,我认为新三板还是存在很多投资机会的,我对新三板并不是那么悲观

  周燕:我认为新三板的发展主要要看政策,两三个政策下来,发展也会很快的。对于新三板企业是否转板,我认为如果规模和规范性都可以的话,可以选择细挂牌转板,如果规模还不够,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新三板,但一定要做好规范性。

  胡春:我很同意周律师的观点,规范性特别重要,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新三板公司都一定要做好规范性。

  潘志兵:我认为挂牌新三板还是有很多好处的,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从功利角度来看,不考虑挂牌成本,挂牌新三板具有很大的税收优惠。另外,挂牌新三板在并购和获得投资机构投资方面也有一定的好处。

  周燕:我认为无论利润多少,只要想走资本道路,就应该早做准备,上周就有最后一年利润不满8000万的企业在上交所过会,所以,我一直认为企业上市要遵循双规定律,规模和规范,现在的话还要加上一个,运气。

  如果,企业不规范就不要上了,如果是个规范的企业的话,分两种情况,如果行业很受追捧,增长性比较好的话,比如生物医药行业,可以选择港股,但港股的市场化程度特别强,如果行业和成长性不那么具有优势的话,那就不要选择港股,可以选a股。另外,三四千万利润的公司可以选择并购重组上市,目前并购很火,很多上市公司在寻找并购标的。

  陈志刚:我觉得目前利润三四千万的企业眼光要放长远,我认为目前五千万,八千万的标准是短期的,主要是受独角兽企业影响,要控制流入。三四千万利润的企业目光要长远,坚持下去,但前提是对企业有信心,如果没信心或者抱有侥幸那就赶紧撤吧。

  潘志兵:我觉得CDR的标准已经在了,标准很高,那我判断,今年CDR应该会推,但不会放量,个人猜测可能有三家,小米、阿里,京东。另外,独角兽企业多为互联网企业比如今日头条这种,这些互联网企业在财务规范性方面可能很多都不满足目前国内a股的要求,所以,我估计,CDR今年应该是雷声大雨点小,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陈志刚:我个人认为,独角兽企业上a股可能会对a股的制度有一些正面影响,在此我有一个期待,期待a胡市场能给童年时代的独角兽企业一些机会,并不一定要等到独角兽长大。

  周燕:其实,国外市场,CDR已经很成熟,我们也应该向更成熟的资本市场学习、推进。有券商跟我透露,有一家独角兽企业已经做好了发行CDR的准备。

  潘志兵:在市场特别热的时候要冷静,在市场很冷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要积极。

  陈志刚:刚刚我提到企业被否的三大原因,有一个是内部控制不健全,这是一个框,就是工作一定要扎实,眼光要长远

Copyright@2016 im官网 版权所有

云ICP备68476541号-1  技术支持:iWing

XML地图|Copyright © 2008 im官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云ICP备68476541号-1 技术支持:iWing|网站地图